公司公告
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公司公告 >

行业 那些年吸毒的演艺工作者们现在怎么样了?

来源:http://www.company132.com 编辑:凯发娱乐 时间:2019/07/15

  2014年9月29日广电总局正式下发行为被明确点名。2018年1月,广电总局发布了最严的禁令,明确规定节目中纹身艺人、嘻哈艺人、亚文化(非主流文化)、丧文化(颓废文化)不得请用。

  陈羽凡赶上了2018年的“吸毒”末班车,而在他之前的那些劣迹艺人至今还没有解冻,有些转行混的风声水起,有些黯然销魂还在等待机会,现在的他们在做些什么?

  星二代转型做幕后,没个好爹真不行

  代表人物:房祖名、张默

  成龙之子房祖名与张国立之子张默原本是大众较为看好的星二代,尤其是张默在电影《让子弹飞》《一九四二》中的表现还算不错,未来说不好也能成为一个角,只不过房祖名与张默与毒品扯上了关系,在2014年先后被检察院以涉嫌容留他人吸毒罪批捕。

  听起来似乎容留他人吸毒罪没有吸毒罪严重,实则不然。

  简单说来个人吸毒行为属于违法,而容留他人吸毒属于犯罪。

  据《刑法》第三百五十四条规定,容留他人吸食、注射毒品的,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制,并处罚金。

  最后因房祖名主动投案,被罚有期徒刑六个月,罚金2000元,而张默因两次容留他人吸毒,被罚有期徒刑六个月,罚金5000元。

  此后,房祖名在父亲成龙的帮助下渐渐复出,拍摄了电影《道士下山》和《铁道飞虎》,现在还自己做导演筹备拍摄电影《北京晚九朝五》。

  相比之下,张默则淡出演艺圈转型幕后,2016年接手了父亲张国立的海宁常升影视文化公司。

  所以,不得不感叹有个好父亲真是一件幸福的事。

  离开演艺圈下海经商,也能混得风声水起

  代表人物:高虎、宁财神

  说起高虎现在很多人都不太熟悉,但提起张纪中版《天龙八部》里的虚竹或许就想起来了。

  千禧年初高虎正当红,向管虎导演推荐了黄渤出演电影《上车,走吧》,这部电影获得了第21届金鸡奖,也让黄渤大放异彩,可以说高虎是黄渤入行的贵人,前不久黄渤导演的电影《一出好戏》上映,高虎还发了微博感慨了一番。

  高虎开始走下坡路是在2003年,当年在剧组,他与工作人员发生口角过失杀人而入狱,出狱后资源已大不如前,并且在2014年因吸食再度入狱,随后就开始淡出演艺圈下海经商。

  早年间高虎在北京成立了五家影视公司,后又去深圳发展,从他最新的微博来看,高总的事业做得风声水起。

  宁财神这个名字就更不用说了,他是互联网写手领域的“三驾马车”之一,以编剧作品《武林外传》广为人知,还曾是微博上面的活跃分子和意见领袖,担任过最受关注的相亲节目《非诚勿扰》的嘉宾。

  2013年底宁财神开始吸食,2014年6月被警方抓获,出狱后接受媒体采访,他直言“完全不后悔”。又一次被推上风口浪尖,却没人会在乎他的下半句——“谁还没犯过错,只要不要再犯就行”。

  也许是因为他有一说一的性格,以及早期网文作家的风骨,让他不懂得如何圆滑处事,出狱后,宁财神将微博以50元的价格转让给好朋友菜头,自己另谋出路成立了嗨乐影视,2017年估值已达12亿元,《鬼吹灯》《热血长安》等热门影视作品背后都有嗨乐影视的身影,宁财神或许会非常满意现在的生活状态。

  守望演艺圈,那遥不可及的表演梦啊!

  代表人物:柯震东、王学兵

  要说流量鲜肉,柯震东应该算是第一代了,还是有颜值又有演技的那一种。

  2011年刚刚20出头的柯震东凭借《那些年,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》正式出道,获得了第48届台湾电影金马奖“最佳新人奖”,本应前途无量。

  可惜的是2014年在房祖名涉毒案中因吸食被捕,据媒体报道柯震东已有两年吸毒史,而房祖名更是长达八年。

  吸毒事件过后对柯震东的影响极大,已经拍好的《小时代4》与《捉妖记》的戏份被删减并由其他演员替代,随后进入了漫长的“雪藏期”。

  2016年,想努力重回演艺圈的柯震东凭借爱情电影《再见瓦城》入围“第53届台湾电影金马奖”最佳男主角奖,可惜国内的关注仍旧不高。前不久柯震东更新ins称“我好想拍戏”,听起来让人心酸,但网友的评论依旧是“对待吸毒演员零容忍”,看来复出还是遥遥无期。

  王学兵应该算是国内观众家喻户晓的演员,由他主演的电视剧《不要和陌生人说话》、电影《白日焰火》、话剧《人民公敌》都有不俗的反响。

  而且他的社会形象极佳,连续12年担任中国法学会“反家暴网络形象大使”,连续担任2004年雅典奥运会和2008年北京奥运会火炬手,两度传递奥运圣火。直到2015年王学兵因涉毒被警方抓获,引起社会广泛讨论。

  出狱后王学兵将微博名字改为王学好,环亚在线,寓意不言而喻,一直在等待机会复出的王学兵运气要比柯震东好得多,前不久出演了电影《未择之路》,现在也在准备着新电影,吸毒一定是错误的,但他的演技的确不错也是要承认的。

  搞音乐的人不容易,全靠吸毒激发灵感?

  代表人物:李代沫、宋冬野、满文军

  2012年李代沫从《中国好声音》中脱颖而出,同年推出《我的歌声里》至今依然很受欢迎,登上2014年的春晚后,在3月份因吸食被警方抓获判处有期徒刑9个月,罚金两千元。

  现在李代沫摇身变成了健身房的老板,虽然偶尔也录些新歌,但关注度已大不如前。

  创作了《安河桥》《斑马,斑马》等歌曲的著名民谣歌手宋冬野2016年因吸毒被警方抓捕,当场起获56.95g。

  出狱后的宋冬野依旧坚持音乐事业,今年6月凭借《郭源潮》获得第29届台湾金曲奖最佳作词人奖。

  满文军跟孙楠是一个时期的歌手,创作了《懂你》《到时候》《假如我先幸福了》等歌曲,2008年因吸毒而隐退,后在2010年复出,2014年参加了《我是歌手第二季》的录制,现在多是接商演。

  代表人物:张一白、张元

  演艺圈涉毒的人不少,最终结果大多不尽人意,导演张一白似乎是一个例外。

  2009年12月张一白因吸毒被警方抓获,2010年他开始拍摄电影《将爱情进行到底》,随后《匆匆那年》《从你的全世界路过》都获得了不错的票房成绩。

  这应该要归功于当年的政策环境与舆论环境相对宽松,这么多年过去了,张导能够远离毒品也算是遵守承诺了。

  而另外一个张导似乎克制力没有那么强。

  曾执导《绿茶》《看上去很美》等影片的导演张元曾在2008年因吸毒再次被拘,后在2014年复吸再次被捕。

  某次采访中,张元袒露吸毒的原因称“因第一次吸毒感觉很好,思维似乎也畅通无阻了,甚至创作灵感都被激发了,慢慢地,他对毒品产生了依赖。”

  张元诉说的原因也适用于其他吸毒的演艺人士,在娱乐圈的高压下,他们意图借助毒品解压、寻找灵感,我们无法知道吸过毒品后,他们所见到的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,但站在现实世界的人,看到的是他们萎靡不振的精神状态以及每况愈下的身体素质。

  这些年在打击毒品犯罪中,中国大概有300多名缉毒警察或者是公安民警光荣牺牲,有1406名民警光荣负伤,面对这个数字,拒绝毒品,人人有责。而那些站在镜头前的演艺人士,更要如此,当他们决定触碰毒品时,就应做好离开演艺圈的心理准备,戒掉毒品回归平淡生活我们祝福,想要重新回到光鲜的镜头前,那就要问问观众是否同意。